鹰酱

只是一只咸鱼
谢谢喜欢、关注在下的人!
文不定期更
超级杂食,没什么雷区,欢迎安利(´▽`)ノ♪
也欢迎勾搭哦✧٩(ˊωˋ*)و✧
扩列的话可以私聊哦

【全职高手】恶补全职古诗词

全职高手中角色名出处
叶修――君莫笑
《凉州词二首·其一》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苏沐橙――风梳烟沐
《看花回》
端有恨,留春无计,花飞何速。槛外青青翠竹。镇高节凌云,清阴常足。春寒风袂,带雨穿窗如利镞。催处处、燕巧莺慵,几声钩辀叫云木。
看波面、垂杨蘸绿。最好是、风梳烟沐。阴重熏帘未卷,正泛乳新芽,香飘清馥。新诗惠我,开卷醒然欣再读。叹词章、过人华丽,掷地胜如金玉。

乔一帆――一寸灰
《无题·飒飒东风细雨来》
飒飒东风细雨来,芙蓉塘外有轻雷。
金蟾啮锁烧香入,玉壶蚕丝汲井回。
贾氏窥帘韩掾少,宓妃留枕魏王才。
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

韩文清――大漠孤烟
《使至塞上》
单车欲问边,属国过居延。
征蓬出汉塞,归雁入胡天。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萧关逢候骑,都护在燕然。

张新杰――石不转
《八阵图》
功盖三分国,名成八阵图。
江流石不转,遗恨失吞吴。

方明华――笑歌自若
唐朝元和年间,有寒山子,冠桦布,着木屐,披蓝缕衣。掣风掣颠,笑歌自若,来到寒山寺这个地方缚茆以居。

吕泊远――云山乱
《行香子·过七里濑》
一叶舟轻,双桨鸿惊。水天清,影湛波平。鱼翻藻鉴,鹭点烟汀。过沙溪急,霜溪冷,月溪明。重重似画,曲曲如屏。算当年,虚老严陵。君臣一梦,今古虚名。但远上长,云山乱,晓山青。

楚云秀――风城烟雨
《曲江春望》
风城烟雨歇,万象含佳气。酒后人倒狂,花时天似醉。
三春车马客,一代繁华地。何事独伤怀,少年曾得意。

李华――林暗草惊
《塞下曲》
林暗草惊风,将军夜引弓。平明寻白羽,没在石棱中。

田森――扫地焚香
《南堂五首》
扫地焚香闭阁眠,蕈文如水帐如烟。客来梦觉知何处,挂起西窗浪接天。

肖时钦(小事情x――生灵灭
《陇头水(一作吟)》
行人何彷徨,陇头水呜咽。
寒杀战鬼愁,白骨风霜切。
薄日朦胧秋,怨气阴云结。
杀成边将名,名著生灵灭。

李轩――逢山鬼泣
《归朝欢·丁卯岁寄题眉山李参政石林鉴赏》
见说岷峨千古雪。
都作岷峨山上石。
君家右史老泉公,千金费尽勤收拾。
一堂真石室。
空庭更与添突兀。
记当时,长编笔砚,日日云烟湿。
野老时逢山鬼泣。
谁夜持山去难觅。
有人依样入明光,玉阶之下岩岩立。
琅玕无数碧。
风流不数平原物。
欲重吟,青葱玉树,须倩子云笔。

赵禹哲――韶关换
《浪淘沙近》
少年不管,流光如箭,因循不觉韶关换。至如今,始惜月满、花满、酒满。
扁舟欲解垂杨岸,尚同欢宴。日斜歌阕将分散。倚兰桡,望水远、天远、人远。

郭阳――气冲云水
《湖上早行》
钱塘门外买湖船,雾气冲云水接天。
只有苏堤金线柳,半笼早日半笼烟。

楼冠宇――斩楼兰
《塞下曲》
五月天山雪,无花只有寒。
笛中闻折柳,春色未曾看。
晓战随金鼓,宵眠抱玉鞍。
愿将腰下剑,直为斩楼兰。

小月月(名字不记得了-_-||)――月中眠
《言怀》
笑舞狂歌五十年,花中行乐月中眠。
漫劳海内传名字,谁论腰间缺酒钱。
诗赋自惭称作者,众人多道我神仙。
此须做些功夫处,莫损心头一寸天。

蓝桥春雪
《蓝桥驿见元九诗》
蓝桥春雪君归日,秦岭秋风我去时。
每到驿亭先下马,循墙绕柱觅君诗。

春意老
歌曲《奈何天》
离合悲欢沧海桑田,春易老黯黯有谁怜

绕岸垂杨
《如鱼水》
轻霭浮空,乱峰倒影,潋滟十里银塘。绕岸垂杨。红楼朱阁相望。芰荷香。双双戏、鸂鶒鸳鸯。乍雨过、兰芷汀洲,望中依约似潇湘。
风淡淡,水茫茫。动一片晴光。画舫相将。盈盈红粉清商。紫薇郎。修禊饮、且乐仙乡。更归去,遍历銮坡凤沼,此景也难忘。

夜未央
《诗经·小雅·庭燎》
夜如何其?夜未央,庭燎之光。君子至止,鸾声将将。
夜如何其?夜未央,庭燎晰晰。君子至止,
鸾声哕哕。
夜如何其?夜乡晨,庭燎有煇,君子至止,言观其旗。

黄少天――夜雨声烦
某个lz自己做的诗(才人)
暮雨客散水江口,自是伤心泪自流。
苍天莫非感君意,夜雨声烦在孤舟。

并没有完,错误请指出,感激不尽(´▽`)ノ♪

【米英】茶坊

*人物ooc

*文笔一般

*强推大家看《博物馆奇妙夜》




这家茶坊外貌平平,位置还有些偏僻。茶坊周围有栅栏围着,旁边还种了些花花草草。茶坊里有一个书架。

虽然茶坊里客人很少,但是椅子却很多。有一次我是实在好奇,去问店长缘故,结果店长调皮地冲我眨眨眼,把我调成了夜班。

因为调成了夜班,所以不得不调整自己的作息。值班了两天,才知道为什么店里要有那么多把椅子。

为了那些无家可归的人。所有的流浪者,迷茫彷徨的人。

店长的店里有规矩,无论是什么人来店里,你都不能赶他出去,你也不能和他们说话——当然他们也不会和你说话。他们中有些人穿着很奇怪,漫无目的的游荡在茶坊里,仿佛谁也看不到彼此。

看惯了那些穿着奇怪的人,我甚至能辨认他们来自那里。不过,在这些人中,只有一个是我比较喜欢的。看起来年纪不大,喜欢穿一身绿色的军服,金发碧眸。

他是几天前出现的。当时我正准备泡杯红茶,却听见了说话声。

其实说话对于这家茶坊来说并不稀奇。这里的人都会说话。不过,他们的说话更偏向自言自语。可是我听到的说话声更偏向沟通。

是的,他在尝试与周围的人沟通。

我急忙走到他的面前,看到了他手足无措地看着我,而我也同时手足无措地看着他。毕竟这种事我也是第一次遇见。

书中的角色往往都是“死”的,没有灵魂,他们只会按照作者的意愿来做事 ,要做什么做过什么,都是作者安排的。他们不会在乎外界的事物,他们只在乎自己。

那个人却不一样,他有自己的思维,他尝试与别人交流。

“这里发生了什么?”他看着我,询问到。“这里是茶坊。”我回答他。“这些人……”他欲言又止,“这里是在开化妆舞会吗?”我有些为难“他们……都是书中的角色。”我努力想出一个理由,希望他不是出自一本奇怪的书。

“书中的角色……”他似乎陷入了思索。“你叫什么名字?”我忍不住开口问他。

“亚瑟·柯克兰。不过我的正式名称是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他回答。

“你是英国?”我有些不可思议看着他,他点了点头。不过毕竟是书中的角色,叫什么也不奇怪,我安慰自己。

为了更了解亚瑟,我特地去看了书架上那本名叫《黑塔利亚》的漫画,发现里面居然全是国家拟人。

亚瑟是个奇怪的人,至少在这些家伙中算是奇怪的了。对于他为什么会有思维这件是我无法解答 于是我只能侧敲旁击地去问店长。店长说这是因为他产生了作者没有赋予他的东西,导致他产生了自己的灵魂。

“你是说我产生了自己的灵魂?”亚瑟问道。“是的……别的角色都按照作者的意愿,但你可能产生了自己的……思想”我回答,感觉自己是邪教组织的人。“你知道你不一样的点是什么吗?”

“不一样的点?”亚瑟回想。“比如说喜欢上了谁?”我想了想,似乎原著上他没有喜欢的人。亚瑟突然想到了什么,眨眨眼,脸变的通红。

我怂恿他说出来,毕竟这是第一个有思维的人。我想知道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好吧。”他小声地说,“如果你真的想知道的话。”他在我的怂恿下有些自暴自弃。“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不一样的点,我喜欢上了一个人……”

阿尔弗雷德,在原著中美国的拟人。这个人在我和亚瑟的谈话中经常出现。会自称“hero”。

好中二。我默默吐槽道。

在原著中亚瑟与其他人也是打打闹闹,他对阿尔弗雷德的感情从普通好友和弟弟逐渐加深。一开始他不以为然,直到这份感情萌芽长大,变成他的灵魂。

“阿尔那家伙来了吗?”亚瑟问道。“还没有。”我搜寻脑海中的记忆,并未找到一个像阿尔弗的人。

“是这样啊……也对,毕竟我都没有遇见他……我跟你说阿尔那家伙小时候……”

“恩。”我回应他。我不想告诉他阿尔弗雷德即使出现在这里也不一定会像他一样特殊。很有可能的是阿尔弗雷德出现在这里后像其他人一样没有自己的灵魂。而亚瑟的恋情也不会得到回应,以失败告终。

除非那个人也产生了自己的灵魂,不过这种概率太小了,世界上不会有两片相同的雪花。

我们一起等了很久的阿尔弗,可他迟迟没有出现。我甚至都把原著中关于他们两个的画面都记了下来,在心里祈祷阿尔弗也有自己的灵魂。因为亚瑟在提到阿尔弗是眼睛很亮,熠熠生辉,我不希望宝石失去光泽。

后来遇到一次停电,亚瑟有些失望的看着书架说他今天可能等不到了。

等到恢复电力时柜台前多了一个人。穿着棕色的军衣,外面套着深棕色的外套,背后有个大大的五十,带着眼镜——这些都和亚瑟所描绘的阿尔弗相同。我心跳如擂,除了尖叫什么也不说不出来,急忙向他奔去。我有些害怕,害怕他也不过是个没有灵魂的躯体。

“请别叫那么大声,hero的耳朵都要聋了~★”阿尔回过头看着我。

可是我顾不了那么多,我现在只想把他拽到亚瑟面前。书中的角色从我们身旁走过,看都不看我们一眼。

当亚瑟出现在我们面前时,我感受到阿尔弗猛一颤抖。“…亚蒂?”

我看到了两片相同的雪花。

——————END——————

“我眷恋你手心的温度。”

【亚婷】冬日

人物ooc
cp亚婷请注意避雷
文笔一般
更新不定期

“呼,终于完成了。”尧婷婷在写完最后一篇论文时长叹一口气。伸了伸懒腰。看了眼窗外,却发现天早已暗了下去。“啊,都已经这么晚了啊……”心里有些纠结,最终还是决定出去走走。推开单身公寓的大门,看了看手表,二十二点三十分。

还有几片雪花在空中飘着,道路早已被一层薄薄的雪覆盖。周围屋顶早是白茫茫一片,窗边的积雪隔着玻璃被里面温暖的气息融化成水。一股寒风钻进身体里,婷婷裹紧了衣服,倒吸了一口冷气,头脑更清醒了不少。四周樟树的香气随着寒风被吸入肺腑。

大街上的人寥寥无几。尧婷婷拐了个弯,心中其实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却看见远处有家店还亮着灯。走近去一看,却没想到是一家茶坊。

这个点还亮着的理应只有酒吧和二十四小时便利店。看到这家茶坊尧婷婷心中确实惊讶了一把。
那是家不算起眼的小店。尧婷婷对这里虽说不是很熟悉,但是对于店面多少还是有些印象。而面前这家店却是一点印象都没有。

茶坊的一旁有着栏杆围着,摆了几张桌子,旁边还种了一些花花草草。

推开干净的玻璃门,门框上的积雪落了下来。铜铃清脆的声音萦绕在耳边。柜台前有一个人,大概是店长,听到声音后抬头看了婷婷一眼,冲她点点头。

店长五官长得清秀,金色的头发被扎在了脑后,有着碧色的眼睛。目光温柔。穿着白色的衬衫,围着褐色的围裙,袖口被简单地挽了上去。

舒缓的小提琴曲随着白色的音响缓缓流出,小黑板上写着花式英文价目单。店里仅有几张小巧精致的木质桌子,暗示着这里的访客并不多。

“想必是没睡着吧?”店长嘴角带笑地看着她。声音柔和,带着英国本地的口音。“在我这里喝杯茶如何?”尧婷婷还未说话,店长就去泡茶了。动作之快让婷婷只得把想说的话咽了下去。

婷婷坐在靠窗的位置,看着窗外的夜景发呆。待回过神来木质桌子上已放有一只瓷质的红茶杯。抬头又对上了那双含笑碧色的眼睛。

“啊啊,抱歉。”婷婷端起瓷质的茶杯。“那,我就不客气啦。”

“好香啊~是祁门吧?”婷婷望着店长。婷婷对茶的造诣虽然不算精通,但对比普通人是强了些。喝过那么多茶,唯独对祁门情有独钟。大概是一开始就被它那种淡淡的、似果香又似兰花香的香气给俘获了。店长点了点头。

“虽然可能有些冒昧……请问您的名字是什么?”尧婷婷开口询问道。这一杯红茶已经俘获了她的心,她以后肯定会经常来这里的。“啊,我叫尧婷婷……你可以叫我tiny。”“亚瑟。”

一杯红茶入喉,唇齿间还残留着红茶的香气。一阵倦意袭来,婷婷掩嘴打了个呵欠。“怎么样?”亚瑟见婷婷有了些许睡意,问道。“好多了……啊…我好像没有带钱啊……”婷婷刚准备付钱,却发现自己没带钱。有些抱歉的看着亚瑟。“那我明天来还你吧?”亚瑟点点头,冲她微微一笑。“欢迎下次光临。”“再见啦。”说罢,婷婷便推门而出。被寒风一吹,店中的红茶味淡了些。亚瑟把吧台收拾好后,将卷帘门落下,关上灯。转身上了二楼。门外的雪不知什么时候又大了起来,雪花在空中飘舞着。在静谧的夜里,潜入谁的梦中。

【查理九世】当他们患上精神病后

人物极其ooc
人物极其ooc
人物极其ooc
初投稿文笔什么的多多见谅(´∀`*)
尧婷婷:被害妄想症
亚瑟:人格分裂
唐晓翼:反社会型人格障碍
扶幽:自闭症
墨小侠:表演型人格障碍
胡沙:纵火癖
注:这些精神疾病在下肯定有理解不到位的地方,请谅解。如果你有什么不同的见解也可以和在下说。感激不尽。



1.那个人为什么要看我……不,不就是这么晚了还在外面嘛…他…他为什么要走过来……
“别…别过来!!!我看到你手上拿的刀子了!!!你是不是想杀了我!!!”

2.时不时的就会失忆,醒来就会发生一些糟糕的东西……诶,手上为什么黏黏的……
“活着是很痛苦的,感谢我吧。”

3.听着身旁人的尖叫,不耐烦的抓了抓头发。用腿把他踢到在地,也不顾地上人的抽搐。
“嘁,不过是一群神经病。”

4.风扇在转动…和往常一样的…人…吗?……恩?为什么不是原来的路?
“……”

5.把自己的喜怒哀乐夸张的展现在脸上,仿佛小丑一般滑稽地期待着别人的注视。
“喂~~~!看看我好吗?!!!”

6.嘴角以诡异的角度裂开,心跳快的仿佛要爆炸。将草堆用火点燃的那一刹那,心跳已然静止。
“看我给你变个把戏……哈哈哈哈哈!!!”

1.静谧的夜下,少女身体颤抖。眼睛不安的四处乱看。月光照耀在她的身上,也照在她鲜红的手上。
“不怪我…是他要杀我的…我只是正当防卫…”

2.少年看着手上不明的液体,原本空白的记忆中,闪过一些片段。手一不小心碰到了一个柔软且冰冷的东西。
“这是……什么?”“战利品哦。”

3.棕发少年哼着不知名的歌曲,把不知从何而来的肉装进袋子里。用一旁的衣物擦了擦手。
“这下洛基的晚餐有了,不知道这种肉合不合他的口味呢。”

4.孤僻的男孩猛地起身把人推到在地。不顾被推倒那人后脑勺隐隐流出的血和周围一片哗然,只是呆呆地立在原地。
“……”

5.少年眼角带泪,在一旁瑟瑟发抖。在问及缘由时表现的“坚强”更是让人心疼。
“阿姨,我…我真的没关系的……!”

6.哭闹、尖叫声充斥着鼓膜。少年呆立在原地,享受着这一切带来的满足感。
“喂,那边的小胖子!快来救火!”“来了。”